湘雅重症医学科护士罗辉:3天之内我过了2个节日

2020-05-12 10:16:01 来源:人才报/民生网 作者:张丹妮 李娜

分享至手机

每年的母亲节和护士节,一般都是前后脚地到来。节日的设立或许是巧合,但母亲与护士这两个角色,却经常存在于同一个人身上。今年5月10日的母亲节和5月12日的护士节也仅仅相隔一天,罗辉是湘雅医院重症医学科的一名护士,也是两个孩子的母亲,她告诉记者自己3天时间里度过了2个具有特殊意义的节日,感觉很幸福。

不敢跟儿子做约定的妈妈

5月的第二个周日,又是一个在工作中度过的周末,但当天罗辉特别开心,连配药的速度都快了不少。

早上6点半,平常爱赖床的大儿子晨晨便早早起了床,悄悄推开房门来到她床前,脆生生地为她送上了母亲节祝福,还双手捧给了一幅特意为她作的画。晨晨今年读二年级,正是充满想象的年纪,给妈妈的这幅画是6只恐龙,这是他最喜欢的动物。

“昨天晚上儿子就问我:妈妈,你明天上班吗?你什么时候起床啊?其实我知道儿子的用意,但这是第一次收到儿子给我的母亲节礼物,感觉还是很惊喜。”谈到这些细节,罗辉脸上的笑容久久没有褪去。

“我生完孩子之后,体力跟参加工作时是天壤之别,经常上完夜班早上回到家,孩子却是刚刚起床会闹着要妈妈,那个时候感觉连哄孩子的力气都没有了。”罗辉嘴里说的这个还要哄的孩子,是她3岁的小儿子旭旭。

对于一大一小两个小男孩,罗辉坦言,如果没有长辈帮忙,她没法想象下班回到家的样子。最近一段时间,她发现小儿子也长大了不少:在有夜班的前一天,他会一个人安安静静地玩耍,不再吵着要她陪。

2005年参加工作到现在,罗辉的大多数周末都是在工作中度过。上小学后,晨晨经常会缠着问她:“我的同学周末都出去玩,妈妈,你什么时候可以陪我过周末?”去年的一个周末,罗辉早早与儿子们约定好全家去方特游乐园,可出发当天,因为同事请假,她被临时安排到医院顶班,这个事也成为她心底的一个结。“虽然后来为儿子补上了这个旅行,但我再也不敢轻易和他做任何约定。”

常年如一日为病人守护的“好评”护士

2014年非洲埃博拉病毒肆虐,罗辉各项条件符合报名第二批援非医疗队,但最后因为性别被“照顾”留在了长沙;今年年初,她又报名了湖南援鄂医疗队支援湖北,但考虑到有两个孩子需照顾,医院没有通过她的申请。

“没有去到最紧急的一线是一种遗憾,我弥补遗憾的方式就是把自己手头的工作做好。”参加工作15年,罗辉发现,常年如一日地看护危重病人,对于她也是常态化的“作战”状态。

“危重症病房的紧急情况很多,病人送进病房时已经没有脉搏、失去意识的情况甚至都不稀奇,完全就是需要每个人拼着命地‘霸蛮’从死神手里“抢人”。比如胸外心脏按压既是一个技术活,也是一个体力活,但我们有时候一按就是2个多小时。”紧急情况多,工作强度大,罗辉不是没有想过申请调换岗位。但每次在团队的努力之下,看着患者的生命体征逐渐稳定,她又会觉得自己的职业非常有价值,告诉自己应该再坚持坚持。

病人进入重症监护室之后,家属不能随意探视,因此除了医疗护理之外,重症医学科的护士还承担起了部分家属陪人的工作。罗辉一般需要看护4个病人,4个病人床位相邻,距离护士站也不到8米,但为了随时监测病人的身体情况和照顾好病人的各种需要,她每天工作时的步数仍然可以突破1万步。

对于结束完手术已经恢复意识的重症患者,罗辉会耐心地为他们讲述其身体状态,缓解他们心理上的不安。医院会让走出重症病房的患者定时为医护人员打分,经由罗辉看护的病人对她的评价都是好评。

记者的采访在护士站隔壁的治疗室里进行,20多分钟里被打断了3次。罗辉抱歉地向记者表示:“基本穿上工作服,进入病房就很少有停下来的功夫。”

对于罗辉来说,在工作中度过节假日是再正常不过的事,5月10日和12日,她依然穿梭于重症监护室的病床之间。不同于其他假日,她对这两个属于自己这样特定人群、特定职业的节日感触更深。“母亲节和护士节代表了我最有意义的两个身份,之前也担心过做母亲之后能不能兼顾好自己的工作,现在来看,我还是非常有信心的。”罗辉笑着说,这也要感谢家中的长辈和两个懂事的孩子。

【编辑】木子
特别声明:

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中人社传媒”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中人社传媒,未经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经本网授权应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中人社传媒”。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。

即时新闻